面對所有社會苦難及問題,沒有一點左是很困難的,但面對兩個中國黨的聯手夾擊入侵與拋售台灣,台灣還有很大的問題,是與左在政治時間及空間上,目前與未 來,都可能不完全一致的。但雙方可以有策略聯盟。在台灣的很多的問題是假左派真統派,或是一左起來就對統或中國隱隱約約脈脈含情。真是莫名其妙。這些「假 左派在台灣」對於國家暴力的批判與拒絕這時都不見了,面對中國的假馬克斯真一黨專制下的社會不公不義也是不聞不問。即使台灣在某種意念上被說成是中國的一 部份,那上千顆飛彈對著這個「國中之國」,豈非是國家暴力極致的表現,那這些假左派呢?所以它們是真文化民族主義的假左真統派。用馬克斯的表面工具來包裝 專制霸權的文化法西斯、文化殖民主義與文化國族主義,是當代政治遺留下的最惡劣型態之一。 像下注久久久那一流的黨國情治權貴後代,在民進黨執政時,就把台灣說得是民不聊生,阿扁誤國,搞個樂學連,弄個溫室小資產階級的左派來自淫淫人,現在馬桶 區長弄得這樣,他就悶不吭聲了。學術界有多少這種黨國權貴的後代,在教育及學術圈裡面用這種以世界知識來夾藏意識型態的專制政權復僻主義者?七成有吧?!

這種假左派的文華國族/種族主義者,都是動用全世界的知識理論來反制台灣人在政治上的正當性的。看昨天馬區長在民視的電視訪談裡,那種把台灣人當成是被殖 民的「沒有文化之人」的教化、啟蒙、指導與管治式殖民恩公的嘴臉,也可以看出來這種扭曲邪惡又傲慢的惡。如果說世界殖民主義在這裡要參上一腳的話,它可能 是把原有的惡,變成一種自我防衛的工具而使之更惡質化的重大惡性原因之一。可惜內部殖民的理論後來沒有發展得很好,只侷限在一個小範圍的統治機制的分析 上,對於象徵與文化面向的統治則是力有未逮。而中國一直被殖民主義研究的世界化與普同化所蒙蔽了其特殊惡質性。這對台灣而言,是再清楚也不過的了。而後殖 民研究在台灣則變成殖民者掩蓋及轉化其殖民暴力的工具,可笑至極。台灣的學術界多半是仰賴舊殖民專制特權養分的腐屍者,披著進步與國際的外衣,靠著生吞活 食著台灣人來維持其腐敗又邪惡的蒼白殖民慾望。這種慾望是帝朝性的,連國族主義裡的現代性成分都沒有沾上邊。黑水溝兩邊的國族政治及建構都還游移在這種封 建裡,幻想著包裹了現代性外衣,包括現代國家,內裡則是持續不放的帝朝心態與宇宙觀,藉此希望有一天能以另類的政治型態,來偷渡這種混雜的權力及政治方 式。苦的是兩邊的人民,變成是維持這種政治幻想機器得以繼續運轉的柴火燃料而已。現代性是弔詭的,也非沒有其問題性的,而兩個到目前為止都沒有能力及意願 修正自己並向人民認錯的中國專制殖民政權,它們與現代性的關係也非是單純恣意的,但掀開其外幕,裡面卻是躲藏著日日欺凌吸允著我們血肉靈魂的中國性,滿手 人民鮮血與肉碎的政治性文化,比起現代性的諸多問題而言,這是我們更切身與直接的荼毒、剝削及迫害來源,更是我們得分分秒秒與其痛苦抗爭與征戰的"優雅" 悲劇。

文化加上意識型態,成為我們面臨的最惡質挑戰與災難。這些東西無法輕易地透過階級、性別、族群、環境等論述及解放來一併解決。如果惡可以排成一個階序的話,絕對應該把這種類型的惡中之惡,放在階序頂端!

-------
最後,「讚!」要說:我想,邪惡的面貌才開始顯露而已 --- 總之大家加油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olidag 的頭像
bolidag

BG @ 種花冥囶

bolida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